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彭剑锋:今天我们为什么仍然需要提倡拼搏奋斗

2019-09-20 14:49      点击: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,作者:彭剑锋,教授,华夏基石董事长,著名管理学家,《华为基本法》起草人之一

一、我们不拼搏奋斗,就会被淘汰出局

最近,关于“996”(早上九点至晚上九点,一周工作六天)工作制的讨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争论,京东刘强东提出:“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‘ 996’,但是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博精神”。马云提出“996是福报”的言论引发了轩然大波,舆论甚至将其形容为“资本家的獠牙面目”,马云不得不再次回应“想让员工通过996而获利的公司是愚蠢的,也不可能成功的”,但他进一步强调“我不为996辩护,我向奋斗者致敬”。

我个人认为,“996”只是一种超常工作的状态,是一部分奋斗者的工作状态表现之一,但并不等于拼博者、奋斗者就一定要“996”,做到工作生活平衡,并且能够持续创造高绩效,上班始终充满工作激情,全心投入,也是奋斗者的表现。拼博者、奋斗者的内涵远比“996”丰富得多。但我们不得承认,中国经济总量虽然是全球老二,中国进入世界500大的企业已达129家,已超过美国的126家,但中国的企业在技术创新、全球化能力和系统管理水平上,与世界一流企业差距还很大,我们只大不强。这种差距使得我们不能有一丝懈怠,未来10—20年,中国企业还要比别人付出得更多才能弯道超车,才能完全抛弃“996”的工作模式,以更轻松、更智慧的工作方式参与全球化竞争。

一个企业也好,一个国家也好,不管任何发展阶段都需要拼博者和奋斗者,即便未来有很多智能机器人,也要不断创新创造。创新创造不是天马行空,而是需要全心付出和专注投入,本质上是一件很辛苦的创造性劳动。智能机器人可能会替代很多例行性、规范性的工作,但人类的创新创造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拼博、奋斗精神是机器人替代不了的。因此,像中设设计集团提倡拼博者文化,华为公司提出奋斗者文化,都是顺应时代的产物。

如果要从字义上去区分, 拼搏者文化与奋斗者文化有什么不同?我认为,拼搏者文化指向的是,企业革命尚未成功,还没有解决基本生存的问题,还需要拼命去“攻山头”“占地盘”,这种条件下,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、有“狼性”,比别人在市场上拼得更凶、更猛,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才能获得生存权和发展权。对一个处于求生存、求快速规模成长的企业来说,拼搏者文化更有针对性。

奋斗者文化指向的是,企业已经功成名就,成为行业领袖,就像华为一样,已经进入了“无人区”,不持续奋斗就会“下一个倒下”。华为并不是从创业时期就提出奋斗者文化的,而是在2010年才正式提出来,此时华为已经是世界500强企业,成为中国通信业第一,世界前三。企业成为行业领先者,就会面临要不要持续奋斗的问题,如果不持续奋斗,整个组织就会懈怠,没有变革精神,成为“不思进取的鱼”,会被“游得快的鱼”吃掉。所以当华为成为世界级领先企业的时候,任正非的危机意识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强,2010年华为明确提出要以客户为中心、以奋斗者为本、持续艰苦奋斗的核心价值观与文化。

拼博者和奋斗者本质上是一致的,从企业的角度讲,不管是拼搏者还是奋斗者,都是基于价值创造,基于心智和体力的超常付出,为客户创造价值,为股东创造价值,为员工创造价值,为社会的福祉和企业的持续生存和发展,竭尽全力,持续贡献价值。

只要市场存在竞争,只要企业追求持续成长和发展,拼搏奋斗就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一个永恒主题,市场竞争永远不相信眼泪,只相信实力和竞争优势,没有哪个企业说,我不拼搏、不奋斗,就可以坐享其成、不思进取,就能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,就能保持持续领先。只要参与市场竞争,要想成为持续领先者,就必须拼搏、必须持续奋斗,不拼博、不奋斗迟早会走下坡路,最终会被市场淘汰。虽然现在谈生态、谈和谐,但是最终市场经济的本质离不开竞争,只要参与市场竞争,就必须强身健体,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,从这个角度讲,拼搏者、奋斗者实质上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必备精神、必要条件。

拼搏者、奋斗者文化首先是价值创造者,这种价值一定是基于客户价值。过去的公司治理是股东价值最大化,现在是相关利益价值理论,除了为股东创造价值,还要为客户、为人才发展、为合作伙伴创造价值,为社会进步做贡献。换句话说,现在奋斗者的价值创造是多元的,从单一的股东价值转向客户、股东、员工、合作伙伴、社会,是一个综合的价值体现。尤其在产业互联网与价值物联网时代,每个业务单元,每个人的价值都会被精准核算和评价,一个人在组织中混日子、搭便车,很快就会被识别,你不能创造价值,没有价值,就无人与你进行价值链接,也可能会自动被踢出价值联接网。未来你必须是三类价值创造者角色之一,即价值直接提供者、价值整合者、价值放大者。无论何种角色,作为拼博奋斗者主要体现在两方面:一是你比别人付出的更多,靠的是勤奋;二是你的人均效能比别人高,更能有智慧贡献价值。

很多人羡慕欧洲的人民过着“慢悠悠”的高质量生活,相比较之下,中国人太忙了,太快了,生活质量不高。的确,欧洲虽然经济在走下坡路,但人民生活得很幸福、很快乐。主要是他们有本钱过这种慢生活,因为社会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,允许他们过慢生活,慢并不是一种退步。而我们的整个社会发展还没有达到让每个人慢下来的程度,说简单直接点,国家的综合实力还没有那么强,很多关键技术还掌握在人家手里。华为为什么一直提倡要有危机意识,要持续艰苦奋斗,华为即便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,也要比苹果、高通要付出更多才行,否则就有可能被淘汰。

我们的技术优势、竞争能力都还需要培育和积淀,在市场经济中,在全球化竞争中,我们不拼搏,不奋斗,就会被淘汰出局。

再一个,所谓的慢生活,其实是有质量、有文化内涵的慢。我去罗马,在短暂的停留时间内就想去逛逛古董店,结果恰逢周末,街上的商店都不开门营业,好不容易到星期一了,一早上就去古董店门口等,结果上午10点半古董商才过来开门,但是这里的古董商颠覆了我对于古董商的印象。他们穿着打扮很正式,很绅士,一举一动都透着气质和文化,看得出来,他们是真的认为自己从事的是艺术行业,而不仅仅是个谋生手段。联想到我打过交道的国内的很多古董商,他们就真的只是在经商。

我个人觉得,未来至少20年内,中国还是要比别人付出更多、要持续拼搏奋斗,当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,人们的文化修养达到一定境界以后,才会真正懂得享受生活。

我相信,随着经济和文明的发展,社会财富的积累,我们也会逐步放慢一点步伐,更加追求生活品质,就像是从吃快餐到吃正餐,再到吃法式大餐的转变。但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内,我们还处于快餐和正餐的转型过渡期,所以还要持续拼博、持续奋斗。

二、拼搏奋斗不等于牺牲身体健康

整个社会发展到今天,拼搏和奋斗的方式要发生变化,要对拼搏者和奋斗者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赋予不同的含义。拼搏精神与奋斗精神是永恒的,但是怎么拼搏、怎么奋斗,这是方式方法,在不同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,在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下,可能是不一样的。

早年一无所有的时候,拼搏者、奋斗者在最艰苦的地方,天天加班,不顾身体去拼命。到了今天,在拼搏奋斗的同时,我们要合理加班,有智慧地奋斗,不能蛮干、苦干,要巧干、智慧地干。

今天讲拼博奋斗,要回归对人的尊重上来,首先要尊重和保障人的身体健康,在某种意义上,现在不鼓励以牺牲身体健康为代价,要珍惜生命,珍惜身体健康。追求工作、生活平衡,追求既持续创造价值又保持身体健康,这是最好的方式。

在华夏基石做咨询,既是高强度的脑力活动,也是体力活儿,常年奔波在全国各地,各个行业企业,很累很辛苦,我们那群有着高自驱力的合伙人经常讲要 “快乐拼搏、快乐奋斗”。

衡量所谓的“996”工作制也是如此。如果“996”工作制并没有让一些人不快乐,那就无所谓,但如果让人感觉很痛苦,那就不要去做了。如果是被别人驱动着不得不做,短期可以为了目标妥协,但从长期来看,还是要靠自驱动,企业能做的还是调动人的积极性、自驱动性。

前不久我在欧洲连讲了3天课,按说是很累的,但是我却越讲越兴奋,为什么呢,因为我把华人企业家的使命感全调动起来了,我的价值观和正能量使他们受到感染,如我提出华人企业家在挣钱的同时,要赢得社会尊重,要将企业做大,也要依法纳税,创造阳光利润,创造就业机会,而不是想法逃税、雇黑工,我的这些理念得到了新生代华人企业家的高度认同,那我也就有成就感。有了成就感就不觉得连讲3天课是痛苦的,而是很快乐。我在大学任教30多年了,也是如此,跟一拨一拨的年轻人打交道,看着他们成长,始终是充满新鲜感,有成就感,就不会觉得上课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

所以说拼搏奋斗一定要基于价值创造,不创造价值的拼搏奋斗叫傻干;拼搏奋斗一定要基于自驱动,拼搏奋斗的过程不能是一个感到痛苦压抑的过程,即使到最艰苦的地方去,也要很快乐,快乐最重要。

奋斗者的代表人物我认为是企业家。

比如任正非就是一个奋斗者。任正非很伟大,读书很多,视野很开阔,天下大事尽收眼底,70多岁了,但他的洞察力、判断力,年轻人都比不过。2019年他几次接受媒体访问时,很多话说得恰到好处,应答很绝妙,西方记者挖了无数坑,但他就不往下跳,说得很透彻,很坦诚,让西方记者不得不服,这需要有学习能力,有自我批判精神,有真正的拼博奋斗精神。

还有我非常欣赏的企业家何享健,我认为他做到了工作和生活的平衡,把企业大权交给方洪波后,他有更多的时间去打他喜欢的高尔夫球了。这与他的胸怀、境界有关系,不留恋权力,充分信任继任者。这也是一种奋斗者胸怀和格局,奋斗者不是贪恋权、利,懂得放下,做减法,也是奋斗者的一种高境界。

我不太赞成企业家把企业做成功了,健康做没了;我也不太赞成企业做成功了,却牢骚满腹,觉得自己受了多少苦,经历了多少磨难。对于奋斗者来说,付出和磨难也是一种福报。

拼搏者、奋斗者是从来不抱怨的,是苦中作乐,苦都是自己找的,本身就是以奋斗为快乐。

据我的观察,以奋斗为快乐的人,往往寿命很长。中国人民大学的第一批一级教授中,最年轻的89岁、最大的96岁,他们有的还在讲课、写文章。人要持续奋斗,只有持续奋斗才能激活身体所有的细胞,才会始终保持着生命激情。我一直认为,奋斗精神比身体上的劳累辛苦更重要,持续奋斗的精神是最具有生命力的,我认为,川普举全美国之力打压华为,更激发了华为人的斗志和奋斗精神,为此,任老爷子遇到川普这种高手过招,至少可以让任总多活十年。

三、不让拼搏奋斗者吃亏

拼搏奋斗者文化有两层意思。一是判别拼搏奋斗者,即什么样的人叫拼搏者、奋斗者,要有一套标准;二是制度机制的设计。

1.四个标准判别拼搏奋斗者

如果给拼搏者、奋斗者定个标准,我认为有四个标准。

第一个标准是使命驱动,快乐来自于使命驱动,再加上天赋,天生就是一个自驱动的人,就会有激情,就会快乐奋斗。

第二个标准是能提出挑战性目标,不断挑战自我,实现自我超越,达到一个目标又提出一个新的目标,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。拼搏者、奋斗者都是对自我要求很高的人,对自我要求不高的人是“差不多主义”,只有拼搏者、奋斗者才给自己不断加码,不断挑战新的目标。

第三个标准是有自我批判精神,不会自满,不会自大,也不会自我膨胀。我非常欣赏任正非的地方是他的自我批判精神,这体现了一个人内在的强大和自信,拼搏奋斗者从心态上来讲是一种内在的强大和自信,敢于自我批判。才能放下已有成就,回归原点,再出发、再奋斗。

第四个是超常付出,先付出再讲回报。做什么事情,想要做好做成功其实都需要拼搏奋斗,都需要超常付出。拼搏者、奋斗者必须要付出,要有奉献精神,但是超常付出并不是简单的加班文化,用加班制度约束大家被动“拼搏奋斗”不是真正的拼搏奋斗。自我驱动,自我拼搏奋斗,先付出再讲回报,而不是先谈回报再付出,这是拼搏奋斗者很重要的标准。

2.要让拼搏奋斗者能脱颖而出

作为一个企业来讲,中设、华为都提出了拼搏者、奋斗者文化,实际上是创造了一种机制,使得拼搏者、奋斗者能够脱颖而出,能够获得更高的成就感。

如果一个企业没有拼搏者、奋斗者文化,那些拼搏者、奋斗者就没有成就感,其行为就得不到赞赏。我们常说“向雷锋学习,但是绝不让雷锋吃亏”,要形成“好人不吃亏、坏人不得志”的拼搏奋斗者机制和文化,核心是建立一套拼搏者、奋斗者评价标准,让那些不愿意持续奋斗、不愿意持续干下去的人淘汰出去,使那些有奋斗精神的人,愿意为公司多付出的人能够脱颖而出,得到更高的评价,更好的机遇、待遇和发展前景。

从个体角度来看,拼搏奋斗与否其实和人的性格天赋有关。简单地划分一下,企业最常见的有两种类型的人,一种被驱动型的,需要在别人安排下、用规则约束着干活,他不是不干活,而是被动型的干活儿;一种是自驱动型的,就是他能主动安排活儿干,自己给自己设定目标,所谓“不待扬鞭自奋蹄”。

所以,企业选对人比培养人更重要。企业用人,第一选有拼搏奋斗精神的人,第二选有价值创造能力的人,这两点非常重要。

一个组织中的人,首先要志同道合,你的兴趣、自驱动就是想拼搏奋斗,就是一个正能量的人、快乐的人,那你就来;如果是那种天天抱怨的人,你就别来,免得破坏组织氛围。在这个基础上,你必须要有能力,要能够创造价值,有的人有意愿拼搏奋斗,但是没有创造价值的能力也不行。

现在要特别强调拼搏者、奋斗者的能力建设。过去的拼搏奋斗者形象,往往过于强调比别人付出更多时间、更能拼命,但到了现在这个阶段,要通过组织变革提高人均效率,提高创新与科技含量,提高整个人力资本的价值创造能力,这是中国企业下一轮人才驱动最重要的地方,只有比别人更有智慧的工作,更有专业能力的工作,更有效率的工作,才能赶超别人。

现在企业新的战略转型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知识能力跟不上、人才素质跟不上。这就是为什么任正非面对媒体采访时,不谈华为的问题,而是谈教育问题,芯片的问题就是一个教育的问题,钱要砸在科学家身上、砸在老师身上,如果老师自己活得“灰溜溜”的,没有自信和尊严,又怎么能教育好学生呢?同样的,要使拼搏奋斗者脱颖而出,绩效价值取向要转型,建立让拼搏奋斗者脱颖而出的绩效价值导向,才能把拼搏奋斗者选拔出来,让拼搏奋斗者得到回报,其实还是华为的价值创造、价值评价、价值分配,这个人力资源价值管理的三个要素的有机统一。

(尚艳玲根据彭剑锋教授讲话录音整理,未经本人审阅)